首页>> 时事

浅谈监狱文化生态系统建设

发布时间:2023-11-30 10:39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
   编辑:庞岚月

□胡根

随着社会文明开放程度的不断提高,公民法治意识的持续增强,用单一的刑事执行法学视角看待监狱已经不能满足社会对监狱既有的认识与定位,必须尝试用多学科重新审视和判断监狱存在的价值及未来的发展趋势。需要运用文化生态理论去解读监狱,借用人类学理论对“文化”一词的解释来探寻监狱文化系统内部的深层次结构,从而揭示监狱工作宗旨并重新审视对我们当下工作的根本认识。

监狱文化生态系统内部增加新的增量要素,需要实现各要素协调运动

一是心理矫治自动化平台。监狱综合运用信息技术、传播技术、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让罪犯的励志成长经历、反省悔罪过程、监狱民警与罪犯互动的感人故事、罪犯与亲人的互动、矫治技术实施过程等各种心理矫正与教育矫治的优秀素材在罪犯中充分灵活地应用。心理矫治自动化平台实质是数字技术与心理矫正、教育矫治的融合,是科学技术与监狱文化的融合。

二是基于罪犯矫治来设计劳动。监狱既要有简单、机械式的体力劳动,也要有相对复杂的脑力劳动,劳动类型和劳动内容多样化,是监狱文化生态的思想体现。在这里罪犯劳动改造方式并不是单纯的体力劳动,而主要进行技术、文化、艺术产品的生产与传播,如文学创作,艺术创作,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工艺创作、以及技术革新、质量管理创新等。监狱在进行正常监管、审查的同时,还要为罪犯的文化产品生产创造适当的条件。

三是罪犯兴趣团体、罪犯社团的培育以及“文化虚拟社会”。目前监狱中各种罪犯兴趣团体、罪犯社团如技术发明小组、文学创作小组、艺术社团等各种团体大量存在。这是构建“文化虚拟社会”的基础,也是“文化虚拟社会”的萌芽,“文化虚拟社会”是连续监狱与社会的特殊组织。监狱要充分利用监内教育改造网站、板报、监狱阅览室和图书馆、礼堂等文化资源,培育各种类型的文化兴趣小组与文化社团,组织一些罪犯从事文化产品的策划、生产。心理矫治自动化平台、罪犯社团培育、“文化虚拟社会”都是文化生态系统必不可少的新生态要素。

监狱与社会、监狱文化生态与整个社会文化生态形成良好互动

长期以来,监狱建立起“封闭”“信息孤岛”“偏重安全”等的文化生态体系。这产生了多方面的影响,如监狱民警的分类管理和专业化建设难以有效推进,民警队伍的人力资源效能低下,人才体系建设无法有效开展;业务建设偏重安全概念,业务发展科学架构不够等。

监狱既是刑事司法的末端,更是社会治理的前端,监狱在人类生态学新的科学定位使监狱的社会角色回归,能够破解原有的封闭状态。监狱文化生态应在监狱基本职能中形成和派生,从而形成核心价值体系、外在表现形态以及派生文化等。原有过于注重安全职能,导致监狱文化生态建设几乎失语,监狱把组织文化即如唱歌跳舞这类在于活跃队伍的活动当作了监狱文化本身,而真正围绕监狱本职的惩戒警示等文化几乎少人提及。社会治理中道德文化的警戒治理一直居于重要位置。现代法治社会,同样需要完善、强化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道德文化,监狱在提供法治、公正的警戒文化中理应发挥重要作用。如浙江省监狱积极利用浙中预防职务犯罪警示教育基地(金华监狱)和省法纪教育基地(南郊监狱),发挥好监狱陈列馆优势,建设监地融合法治小镇等,形成多个惩戒警示文化组团,监狱文化生态系统以自身独特的方式影响社会,逐步建构监狱自身独有的教育话语权和话语体系,为参与“刑事一体化”实践做充分的现实准备。

突出人的文化主体,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

人始终是文化生态系统中最活跃的因素,文化生态监狱的构建既不能忽视发挥监狱民警的主导性、能动性,也不能忽视发挥罪犯的能动性。监狱领导与监狱民警要树立主导监狱文化生态体系的理念,监狱领导与民警作为监狱文化生态系统的主导者、培育者,要积极营造良好的监狱文化生态氛围,调动罪犯的改造积极性,逐渐使罪犯认同监狱文化生态系统的价值,鼓励有条件的罪犯融入文化生态体系,并进行文化产品的生产。同时应该注重自身文化素质、业务素质的提升,积极建设民警自身的心理资本,最终实现以监狱文化生态带动罪犯心理生态化。罪犯不是作为“物”存在的,而是有“生命”的。任何矫治活动都离不开罪犯的参与,离不开罪犯能动性的发挥。有专家认为:罪犯不是简单的工作对象(文化客体),而是“特殊主体”,“罪犯在监狱的改造、教育、矫正、矫治活动中具有了人作为主体的活动形式的为我性、对象性和能动性,而且,罪犯自身的认识、观念、素质等在活动中起到重要的作用。”正是基于此,浙江监狱突出罪犯的“心灵改造”,以塑造健康人格为目标,以破除“犯罪人格”和“监狱人格”为重点,以再社会化为引领,在原有教育改造手段的基础上,探索以罪犯为主体自觉开展“修心教育”,取得较好的改造效果。罪犯主动写“修心日记”,在监狱内部平台“心声直通车”合理反映诉求,每日一早把自己心情写在“心理情绪晴雨表”上,这对于及时了解犯情、化解矛盾、稳定罪犯的改造情绪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也给我们提供了思路。 

(作者单位系四川省川东监狱)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