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电话销售、外卖员、服务员…… 看,达州“00后”大学生花式打暑假工

发布时间:2023-08-10 17:14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
   编辑:廖晓梅

正值暑期

“00后”大学生正成为暑期兼职主力军

记者日前走访一些做兼职的大学生

让人意外的是

赚钱并非他们兼职的主要目的

越来越多的新世代大学生开始思考

如何从兼职中获得成长

为今后走上社会增添履历


花式打暑假工

兼职时薪仅10元左右   

“还是上学好”

“您好,这里是TATA空间,请问您需要房屋保洁或收纳整理服务吗……”每天早上9点,陈飞福到达公司第一件事,就是拨打电话向市民推销家政服务。陈飞福是四川工商学院大一学生,今年暑假,19岁的他在求职APP上找了一份电话销售的工作。

每天,陈飞福要打60-80个电话,但感兴趣的顾客并不多。

1.jpg

“现在做电话推销并不容易,一些人误以为这是电信诈骗,还没说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所幸,大部分人会耐心听完陈飞福的讲话,再客气地说:“不需要,谢谢。”

对于被拒绝,性格要强的陈飞福刚开始觉得很受挫,但渐渐地,他明白了被拒是常态,被拒后他会迅速将目光对准下一个电话,期待得到一些回复。偶尔地,会有顾客对业务感兴趣,这时候陈飞福会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不知疲倦地同他们聊天,期待能加上顾客的微信。“微信上有图画,比起电话,更能吸引顾客。”

工作了快一个月,本以为不会有人对业务感兴趣,但一位一直在聊天的顾客下了一笔收纳整理订单。陈飞福高兴坏了,再三向顾客确认,得到肯定的回复后,整个办公室传来一阵欢呼声,那是签单的欢呼声,十分热闹,这也意味着陈飞福终于有了第一笔提成。

2.gif

“钱太难挣了,要多赚一点钱,就得多付出好几倍的努力,还是上学好啊。”

和陈飞福有着相同感受的还有在螺蛳粉店做兼职的李雪茜。

2个月前,李雪茜和闺蜜一起在中心广场附近一家螺蛳粉店兼职。上大学起,李雪茜就喜欢吃螺蛳粉,听说店铺在招人,想赚点零花钱的她毫不犹豫就报了名。

点单、收拾碗筷、打包……螺蛳粉店的工作并不轻松,从早到晚,都有顾客光临。“每天大概10个小时吧。”李雪茜一边说一边熟练地将螺蛳粉打包送给外卖骑手,动作一气呵成,显得游刃有余。“以前从来没学过,都是到这里来才学会的。”

2.jpg

遇到店里人不多的情况,李雪茜反而觉得煎熬,这时候她会打开店里的音响跟着哼哼歌,或者和闺蜜聊聊天,又或者什么都不做只是倒数时间,期待下班时间早点到来。

对于每天100元的待遇,李雪茜表示:“暑期工主要还是以学习、增长见识为主,收入差不多就行。”

走出象牙塔   

兼职不仅是赚钱

8月9日晚上9点左右,苟正禹结束了这一天40多单的配送,骑着租来的小电驴穿行在达城街头的夜色中。

1.jpg

苟正禹是四川文理学院一名大二学生,今年暑假,他没有选择到企业实习,从同学口中听说外卖骑手是个自由又有趣的工作,他瞬间动了心。一个月前,他决定试一下。

上岗第一天,站点就安排了“师傅”帮带。如何使用接单软件、如何处理配送过程的细节问题,“师傅”都耐心讲解。跟着“师傅”跑了半天以后,下午苟正禹就开始自己出师。

刚开始,由于对达城的大街小巷并不熟悉,苟正禹不是在找商家就是在找顾客的路上。

“那个时候,一天只接10几单,由于接单量太小,站点没有配备外卖箱,我就接一单送一单。”渐渐地,随着苟正禹的送餐技巧日臻熟练,每天的送单量越来越高,实现了每天40几单的小目标,拿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4500元,但这个数字距离外界传言的“月入过万”有着很大的差距。看着站点里的老骑手凭借熟练的送餐技巧每天都能送完七八十单,这让他羡慕不已。

“太辛苦”、“赚得少”、“没技术含量”……听说自己要当外卖骑手,苟正禹的家人曾极力反对,但苟正禹却觉得与顾客的交流、分配送餐时间等等都是需要思考摸索的。

苟正禹犹记得送餐中的第一次超时。那一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席卷了达城,道路又湿又滑,风雨大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为了保证安全,一路上,苟正禹骑车速度很慢,结果导致超时了20多分钟。顾客是一位四五十岁左右的阿姨,超时后,苟正禹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解释,本以为等待他的是一场破口大骂,但阿姨却很温柔地说“没事的”,并帮忙改了送餐地址。“如果不是那个阿姨好心改了送餐地址,我这一餐就算白跑了。”

暑假即将接近尾声,苟正禹心里有点不舍。如果大三没找到实习的机会,他还会回来。“我生活中也没吃过什么苦,暑假做得最多的事就是打游戏。做过骑手后,我觉得我以后更能吃苦了,也更有韧性了。”


来源:掌上达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