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红岩英烈:渠县英雄夫妻双双为国捐躯

发布时间:2021-04-08 11:13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
   编辑:冷苏红

达州日报社社区记者 谯继)达州是一个有着光荣传统的革命老区,是块浸透着烈士鲜血的红色热土。上了年纪的人大多熟知《红岩》中有一位英烈人物,他的名字叫“老大哥”,其原型就是唐虚谷烈士。今天讲述的便是渠县唐虚谷、张静芳这对革命英雄夫妻的感人故事。

唐虚谷烈士张静芳烈士

唐虚谷:早年于渠县万县等地从事革命活动

据史料记载,唐虚谷,又名唐毅、唐成瑞。1908年出生于渠县拱市乡。1915年,唐虚谷就读于清溪场小学,结业后赴渠县城学习经商。1927年,考入驻广安罗泽洲部“团练干训班”。毕业后,任渠县清溪场团练中队长。

1928年,唐虚谷弃职离乡,赴成都尚智学院读书,次年转赴上海大夏大学求学。在大学期间,他接触了马列著作和其它进步书刊。1932年春,唐虚谷回到渠县,在岩峰小学任教。执教中,他组织成立“革命行动社”,发动进步青年阅读革命书籍,研讨形势,抨击时政。夏,与张静芳结为伉俪。同年秋,夫妇同到岩峰小学任教。课余指导学生阅读进步书籍。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唐虚谷夫妇全力投入抗日救亡运动中。

1938年上半年,唐虚谷建立“爱知读书会”,吸引进步青年参加学习《哲学讲话》《政治经济学》等。同年7月,唐虚谷夫妇到临巴小学任教。他们团结进步教友,开办工农政治夜校,组织附近群众学文化、学政治,宣传抗日。创办《瞭望》半月刊。通过发表文章、演讲及街头宣传,广泛宣传“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和中共团结抗日的主张。发动各界募捐,慰问抗日军人家属。

1938年夏,唐虚谷夫妇联络宝城、临巴、清溪等校师生,成立“抗日救亡模范团”,排练文艺节目,组织演讲队,在渠县城乡和营山、大竹等县宣传抗日。

1939年3月初,中共南充中心县委吸收唐虚谷等8人加入中国共产党。建立了中共渠县特别支部,任命唐虚谷为书记。同年5月,中国共产党渠县委员会成立,唐虚谷任书记。

1940年初,唐虚谷夫妇调南充,唐任中共南充中心县委宣传部长。1941年5月,唐虚谷化名刘本立,赴万县(今万州)云安盐厂工作,组织工人罢工,要求增加工资,声势之大,震动万县当局。警察局长亲赴云安武装镇压,但是,慑于工人运动声势,只好谈判,最后许诺增加工资罢工才结束。不久,因物价暴涨,货币贬值,工人生活困难,唐虚谷又发动工人大罢工。国民党先后派军统、中统特务5人到厂,伪装成进步青年,蒙蔽群众,成立“复兴社”。唐虚谷洞察其奸,一面发动群众,揭露特务分裂工人的阴谋;一面施反奸计,逼走大小特务,使罢工斗争最终取得胜利。同时深入工人家属区,访贫问苦,发动工人及家属,营救被押路过的壮丁,救济贫苦群众。中共云安盐厂特支迅速发展,党员由8名发展到100余名。为云阳第三次武装起义打下了基础。

1941年8月,川东特委干部大调换,唐虚谷到达县接谭绪任特支书记。他积极领导四川省立达县中学中共党员和进步师生开展对国民党、三青团推行法西斯专政和驱逐反动校长王疏九的斗争。同年9月,在“长期埋伏,等待时机”的方针指导下,唐虚谷离开达县到梁山、万县、云阳等地开展地下斗争,曾先后任中共梁山中心县委委员、中共大竹县特别支部书记、中共川东临委下川东地工委委员等职。

在万县工作期间,组织“辅民煤厂”工人夜校工人学文化,向他们介绍苏联“十月革命”,宣传人类社会发展史,讲剥削制度产生及恶果,启发工人起来斗争。

1944年秋,受党组织调遣,唐虚谷夫妇秘密去万县沙滩乡工作,负责领导下川东地区南岸党的工作。组织“生期会”“兄弟会”,团结群众,从中发展党员,兴办义学,接收贫苦子弟入学。

1945年初,当地官吏与豪绅勾结,抢购食盐外运,高价出售,牟取暴利,造成食盐奇缺,盐价猛涨。唐虚谷发动群众砸盐店。一日,300余人齐奔盐店,捣铺面,分食盐。唐虚谷在《万州日报》发表《淡食》一文,得到社会各界广泛同情和支持,万县地区随即形成一股砸盐店的风潮。

1946年初,唐虚谷、张静芳夫妇到重庆红岩村参加中共中央南方局举办的学习班,学习毛泽东著作和中共“七大”文献。王若飞接见他们说:“你们要把老百姓当父亲,老百姓才会把你们当儿子。”经过学习,他们更加努力地工作。8月,返回万县住长滩场。发动群众抗丁、抗粮、抗税,找保长周必奎、谭云成说理。迫使周低头认错,谭外逃不归。

1947年2月,为实施上级党组织关于筹备开展武装斗争,建立川鄂边区政府的指示,唐虚谷夫妇到万县龙驹坝,领导当地武装斗争。他指导中共齐南支队,在梨树坪、泥溪口、拗口场、火步塘、白土坝等地活动,以武力迫使白土坝一土豪交出步枪50支、手枪2支。他们乔装成国民党要员,提走另一豪绅步枪60支、手枪2支;指挥石柱县游击队转战于川鄂边境,杀掉大恶霸唐锡珠,收缴步枪30余支。

1947年夏,唐虚谷在万县白土区把东寺召开齐南支队以上干部会议,决定集中武装力量,组建5000人队伍,举行武装起义,配合人民解放战争。筹备中,突接下川东地工委指示:“敌强我弱,暂不起义。”唐虚谷带队转移到天井,与国民党政府军遭遇。时值凌晨,漫天大雾。唐虚谷率队穿山越谷,进入密林,使全部人员脱险。

张静芳:全力支持配合丈夫革命工作

张静芳,原名江东琼,曾化名吴蓉,1912年出生于渠县渠江镇。她幼年父母双亡,姐妹3人靠祖母及未出嫁的幺姑(在县女子学堂任教)抚养。张静芳三姐妹都上了学,在女校念完初中后,考入重庆女师。由于她刻苦好学,成绩优异,成了女师的高材生。她擅长书法、绘画、赋诗作文,曾获得学校最高奖赏、20年代的稀有高级用品——有机玻璃钟。1931年,由于家中经济日趋困难,她忍痛辍学返回家乡任教。

1933年初,受党组织指派,唐虚谷冒着生命危险从上海辗转回到渠县,与同在岩峰小学教书的张静芳共事。唐、张两家本是远亲,在交往中,张静芳与唐虚谷逐步加深了解,她从虚谷处借阅了不少进步书刊,逐渐接受了革命思想,更增添了相互间的感情。不久,他们结婚了。从此,张静芳以教师、商店服务员、旅栈老板等身份为掩护,跟随唐虚谷从事党的地下工作,转战在上下川东的渠县、梁平、万县等地的城镇、乡村。

1937年“芦沟桥事变”后,在党组织领导下,张静芳在岩峰积极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发动200多名女学生、女教师和知识界妇女,组织抗日救亡宣传队,对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救亡运动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1938年,她担任抗日妇女救国会会长。在临巴、宝城、清溪等小学组织开办了工农夜校,吸收工农妇女学文化、宣传新思想和妇女解放,颂扬北方军民在抗日斗争中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同时,还开展了为前方抗日将士征募寒衣经费的活动。号召广大妇女积极支持亲人参军,奔赴抗日战场,保国保家。她还引导青年学生胡承章、郭荣忠投奔延安“抗大”。又发动了江东渠、熊蕴玉等许多女学生及教师参加党所领导的“爱国读书会”,读马列及进步书报,还参与《瞭望》半月刊的写稿、抄稿、改稿等工作。她在革命追求和斗争锤炼中逐渐成熟。1939年3月,她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渠县第一位女党员。除积极参加各种抗日活动外,她还协助唐虚谷(时任中共渠县县委书记)做党的秘密工作。曾亲自迎送过彭咏梧、杨虞裳、江竹筠、刘天成、高天柱、向雪生等党内同志。

狱中坚贞不屈 夫妻双双壮烈牺牲

1948年2月,唐虚谷任中共川东南岸工委书记,领导当地武装斗争。因叛徒冉益智、徐孝文出卖,唐虚谷、张静芳夫妇不幸于1948年农历5月11日被捕。当地群众闻讯无不悲愤,学校教师自发募捐营救。次日,押解万县途中,沙滩群众扶老携幼送别,一时泣声四起,天暗人悲。张静芳寻机叫共产党员黄佐英“速毁所有文件”。

唐虚谷、张静芳被押解至万县城,关押在位于环城路的万县警察局。当晚,刑讯逼供开始。特务对唐虚谷使用了“老虎凳”“钢锤铁钉捶背”等酷刑。他满背被钉得血肉模糊,痛彻心扉,汗如雨下,但他始终未吐出特务想要的一个字。

面对坚贞不屈的唐虚谷,特务黔驴技穷。他们又想从张静芳那里打开缺口,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张静芳同样坚强不屈。无论特务们怎么审问,她翻来覆去就只有这句话:“我是一个字都认不得的家庭妇女,丈夫做的事,我不晓得。”

经过数日的严刑逼供,特务们一无所获。6月20日,特务将唐虚谷、张静芳等解往重庆,关押在渣滓洞监狱。

特务头子徐远举,见抓到共产党重要人物,亲揽此案。他先令叛徒冉益智出面劝降,唐虚谷厉声呵斥:“你当了叛徒,就不要再害人了!”临别,冉想握手,唐虚谷说:“你手已沾满革命者鲜血,我怎能与你握手?”并警告,“你应该立即停止作恶,不要再给党造成危害,否则没有好下场!”徐气急败坏,连声吼叫:“来人,来人!”凶手一拥而入,将唐虚谷按伏于地,施以酷刑。唐虚谷大汗如雨,手指破碎,仍怒目视徐:“筷子终究是竹所制,我们共产党人是钢筋铁骨!”徐长叹一声:“押回牢房!”

在狱中,唐虚谷每日坚持早操,并对狱友说:“练坐老虎凳,我准备今后还要坐老虎凳”“我们不能被敌人整垮,要留着这把骨头与敌人斗争。”

张静芳入狱后,多次过堂,自始至终坚持一致口供:“我是一个字都不识的家庭妇女,丈夫做的事,我不晓得。”挨打受刑都只是这句话。而且始终傻乎乎的,除了干活——打扫卫生、包干倒便桶之外,像哑巴似的不说话。因为她明白,敌人拿老唐没办法时,肯定会打自己的主意。所以,这个装呆装傻的办法最能麻痹敌人。唐虚谷称她为“特别方面军”。

狱中,唐虚谷与杨虞裳、雷震等共产党员研究,决定在各牢房组织难友学习。在狱中,唐虚谷以深厚的马列主义理论功底,将《政治经济学》《资本论》等著作部分章节背诵出来,供大家学习研讨。作为狱中的年长者,且在党内身居领导职务,具有丰富的斗争经验,唐虚谷逐步赢得全体狱友的尊敬,大家都尊称他为“老大哥”。

在狱中,张静芳曾为两名难友接生,并细心照料。常为男室难友缝补衣衫。大家称她“好大嫂”。

1949年11月初,重庆传来解放军的炮声,唐虚谷预感斗争最后时刻已经到来,他鼓舞狱友说:“虽然我们处于反动派的包围中,我们的生死也掌握在他们手中。但是,整个反动派却处于人民解放军的包围中,因此,最后胜利是属于我们的,我们的后代将同全国人民一样,过上幸福生活,即使我们死去,也无遗憾。”

1949年11月14日,国民党以转移为名,将唐虚谷、江竹筠(江姐)等30多名革命者,押解至电台岚垭杀害。同月27日,唐虚谷妻子张静芳也被杀害于“中美合作所”。

重庆解放后,唐虚谷、张静芳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在沙坪坝歌乐山下的红岩广场塑起他们的雕像。唐虚谷、张静芳从事过革命和教学活动的渠县岩峰镇第一小学,也为他们建起塑像。唐虚谷、张静芳被人们誉为“革命英雄夫妻”!(本文参考了《党史博览》《红岩英烈》等档案文献)

来源:达州日报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达州日报社党风廉政建设 举报电话:0818-2380088 邮箱:dzrbsjgjw@163.com 地址:达州市通川中路118号达州日报社412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3 蜀ICP备13024881号-1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151号
达州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