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长梯村:云门天寨下的国家级传统村落

发布时间:2021-03-30 11:30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
   编辑:冷苏红

当年,站在通川区“青宁·云门天寨”的顶端,通川区文联主席梁乔告诉笔者:山下那是一个传统村落。笔者脑海由此烙下深深的记忆。近日,当笔者再次前往这里,小车刚翻越云门天寨,同车的青宁镇原长梯村村主任、纪检员鲁登常透过车窗,欣喜地说:“我就生长在这‘V’形的长梯村。”

如今的长梯村是2020年5月由原保丰村和原长梯村合并而成,幅员面积11.47平方公里,13个村民小组,2500多人。2017年被列入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染池与古墓

长梯村的主要传统院落

从通川区安云乡楼房村下油坊河岸到岩门、鲁家岩院子的分路处,百步石梯陡峭无比,人称长梯;从牯牛坎河岸到岩门垭豁也有上千步陡梯。于是,人们把这两段石梯统称长梯。长梯村因此而得名。全村在两山之间,依溪而成“V”字形,山环水抱,素有“九岭十三湾,湾湾水不干”之说。

长梯村里分布着汪家大院(又称汪家公式大院)、韩家岩院子、鲁家岩院子(又称长房子)、学堂院子、弯头院子、老房子、四合头院子等大大小小的传统院落,而以王、鲁、韩三大姓氏居住的汪家大院、韩家岩院子、鲁家岩院子为村民的主要聚居点。

汪家大院背靠空中草原,成立人民公社时为2个社,后演变为4个社,今为9、10两个组。据王氏家谱记载,此处早前被汪姓人家卖给王姓人家,因此得名汪家公式。汪家公式王姓始祖王相井于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购得此处房地产。随着王姓人口的增加,逐步建成梯形状的庞大建筑群,人称五层院。汪家大院依地势而建,坐东朝西,主要建于清代。大院最上一层的老屋是标准的四合院,厅房和右环房有三层楼高,门雕花彩绘十分讲究;中上院子、中间院子和中下院子各为三合院,底层院子为独具特色的四合院。此外,底层院子西侧不远处的山坡上还有弯尺拐状的房子。房屋墙体竹编夹泥墙,前出檐廊,结合地形,厢房采用吊脚楼的形式,具有山居乡土风情。内有两个天井,解决了暗房的采光与通风问题;多个平行及垂直过道,解决了交通联系及通风的问题。五级台阶,凸显建筑威仪。其用料粗犷,少有繁杂的雕刻装饰。建筑面积达3000余平方米。院落群保存基本完好。2017年被通川区人民政府确定为文物保护单位。

位于11组的韩家大院,始建于清朝乾隆年间,为入川始祖韩文恭第九代孙韩智奇所建,分前中后三层,三十余间,建筑面积1000余平方米,内有议事堂、花园,院下有砖砌通道,门前有鼓乐台、上马台,建筑结构严谨,院坝皆是青石板铺设而成,是一座川东农耕文化民居大院,远看好似一座院中院,整体建筑坐西向东,依地势而建,独具特色。中、后两层院保存基本完好,前院在2017年腊月被烧后仅剩堂屋。

鲁家岩院子又叫长房子,清朝乾隆年间,鲁正品、鲁正爵、鲁正连三兄弟在父母的安排下,一次性建起了8间坐东朝西的连排式穿斗木质七柱房,堂屋右边房三间,左边房四间,堂屋宽约4.8米,其它房宽约4.4米。堂屋雕花彩绘与当代名居大体雷同。后增加至18间。离奇的是,在不缺木材的年代,堂屋左右靠边两排7柱房,实际只有3根柱子着地。宽大的地坝加上七步排马梯把木房显得高大巍峨,气势十足。

韩家大院

长梯村里的传说故事

牯牛坎的故事:鲁家岩天生桥附近有一块巨大的长方形石头,高约三米,上有两个牛脚印,形似石船。相传石船在桥沟河中游来游去,时而游到上游,时而游到下游。一天,石船正在河中游动,突然狂风大作,一个闪电将石船击中,从此石船再也游不动了,躺在河中。大石头上两个硕大的牛脚印传说是牯牛留下的。曾经,村民在天生桥边田里栽的秧苗常被动物吃掉,却不见动物踪影。于是,村民每天深夜便到秧田周边悄悄地观看。一天晚上,一个村民看到一头大水牯牛在田里放开肚皮吃秧苗。村民悄悄地回到家中,拿来一把鸟枪,对准牯牛开了一枪。正在吃秧苗的水牛中枪后,一声狂叫,带伤狂奔,并以大石头为跳板,飞奔过河,跑得无影无踪,而雷击石上则留下了两个深深的的牛脚印。从此这里便得名牯牛坎。

想儿洞的故事:桥沟河蜿蜒曲折,河水奔流而下,两边山势笔直。在唯一通往天生桥的陡崖(俗称牯牛坎石崖)处,有圆形石岩,状似人体臀部,两岩石中间自然生成一条缝隙,缝隙上下较窄,中间略宽,最宽处有0.18米的椭圆洞,由于常年晒不到太阳,洞口微微湿润,有苔藓分布,因而得名想儿洞。据传,此洞可以测试孕妇生男生女。怀孕后的妇女,可在每月农历初一或十五来到洞前,下跪作揖,再向洞中抛一颗小石头,如果有响声传出将生儿子,如果没有响声则是生女儿。在科学不发达的时期,这个神秘的石洞成为方圆十里八乡村民膜拜的对象。

打人沟来历的传说:很久以前,东乡县王家坪的王猷,善骑射,会武功,文武双全,在保丰寺教书。他相信“十个挣的,不如一个睏(睡)的”的说法,羡慕保丰寺这块“金鸡吐莲花”的风水宝地,于是想把他去世多年的父亲迁葬进庙里,以便世代坐享荣华富贵。他知道如果明来,寺庙长老和僧人肯定不答应。他便趁夜深人静时将父亲的遗骨偷埋在寺内。下葬前,寺内一小菩萨隔得远,便没去烧香、磕头。小菩萨很是想不通,每当半夜或寺庙开展活动时,这小菩萨就吼“王猷偷葬保丰寺”。僧人得知,在寺院内找到所葬之地,打开棺木,只见一个人正欲骑向金马,一只腿跷在马背上了,另一只腿跷了一半。王猷因小失大,黄粱美梦被打破。

事过不久,王猷决定加工一套马鞍,便来到汪家 背后山下的铁匠铺,请铁匠李茂加工。李茂拿出已加工好的马鞍给王猷,王猷不满意,要么要求重新加工,要么少付工钱,两人发生口角动起了手。王猷抽出利剑,当场刺死李茂。冤死的李茂阴魂不散,经常给家里人投梦,要报仇雪恨。一天,王猷骑马来到李茂被刺的地方,忽然冒出一股青烟,随即变成一个巨大的阴锤,猛地砸在王猷头上,王猷顿时一命呜呼。后来,民间将两人命丧黄泉之地叫打梁沟(打郎沟),如今叫作打人沟。

长梯村里的红色记忆

1933年2月7日,中国共产党川陕省委员会成立,同月中旬川陕省苏维埃政府建立。当年随着竹峪关战斗、宣达战役的胜利,根据地面积不断扩大,通南巴地区和川东连成了一片。第四方面军第30军88师住进了长梯村。在红军驻扎的八十多天里,军民团结,开展反“六路围攻”,积极进行土地革命,共克时艰。在部队粮食、人员补给等方面遇到困难时,长梯村群众协力同心,支援前线,保证了部队作战需要。88师政治部在所住的韩家大院前牯牛坎岩石上,用石灰水书写“活捉刘湘”“打倒刘存厚”的标语。

这一年,村里鲁学华、鲁学珍等热血青年毅然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其中鲁学成、王言魁杳无音信,也许他们为革命抛头颅,早已战死沙场。能走到革命胜利的,也大有人在。四合头的韩定阳先是参加童子团,后随入川的红四方面军参加革命,曾任团职干部,解放后任云南军垦农场场长。出身贫农家庭的王崇国1933年7月参加红四方面军30军,成为二六八团机枪连的一名战士。1934年10月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三次爬雪山过草地,经历了饥饿、严寒和战争的考验。1951年5月又率部赴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60年晋升为大校军街,被授予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和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任过北京军区装甲兵副司令员、顾问等职。1999年6月21日逝世于北京,终年82岁。

20世纪40年代,王道云、叶成金、韩福才参加过抗日战争。

古韵犹存的长梯村

走进长梯村,除了分布在全村的古院落,还留存着古遗址、古树木、古染池等。古墓数量众多,不少规模较大,雕刻精美,无不显示主人当年的富有。

古染池位于汪家大院的田边,在一大石头上錾刻而成,圆形,直径约3米,深约1米,池壁上刻有“光绪元年”字样。据77岁的王能寿以及鲁登常介绍,旧时民间手工织的布匹全是白色,为了着色,当地人将一种名叫蓝草的植物,浸泡成染料来染布。

现存的两棵古柏树分别矗立在大路边的祖坟园和韩家坡的二层岩上,树枝撑天,树叶稀少,与周边枝叶葱茏的树相比较,显得有些“老态龙钟”。在医疗不发达、就医条件落后的年代,婴儿出生后,迷信的父母常会寻找先生算命,五行中缺木的婴儿,会拜古树为保神,祈求一生平安。正因为这样,即使当年这里缺少木料,也无人敢伤害这两棵古柏树。郑景瑞 本文采写中,得到了除文中提及者外,韩家文有贡献,参考了《长梯村志》和传统村落申报资料。在此一并致谢!)


来源:达州日报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达州日报社党风廉政建设 举报电话:0818-2380088 邮箱:dzrbsjgjw@163.com 地址:达州市通川中路118号达州日报社412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3 蜀ICP备13024881号-1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151号
达州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