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 >> 

罗福益:永不休止的音乐追求者

更新:2020-10-16 18:25:59      

分享到: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
    编辑:庞岚月

他是将笛子、二胡、小提琴玩得得心应手的演奏家,也是谱下一首首脍炙人口歌曲的作曲家,亦是指挥百人交响乐团的指挥家。从捡到一把烂胡琴与音乐结下不解之缘,罗福益已与音乐相伴近五十载。

生命不息,激情不灭。罗福益虽已年过花甲,但秉承对艺术的炽热追求和对大巴山故土文化的深深眷恋,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不断谱写新的诗篇。

军队里锤炼出的音乐家

罗福益出生在全中国都以努力吃饱饭、穿暖衣为首要任务的年代。对于梦想是什么,他很迷茫,然而,命运似乎早已有了安排。就在罗福益与兄妹几人捡废铜破铁、补贴家用的过程中,一把被人丢弃的烂胡琴让他与音乐结了缘。

虽然连乐器的正经名字都不知道,但罗福益却被这个能发出美妙声响的“宝贝”深深吸引,无师自通拉出一些乐曲。16岁时,罗福益到巴中成了一名知青,凭借着吹笛子、拉二胡这些技能,成了公社里的小“明星”。

1976年,恰逢春季招兵,公社为接兵的部队安排了一场文艺演出。罗福益以一曲笛子独奏《我是一个兵》惊艳了部队领导,第二天部队就向公社要了人。

初到部队文工团,战友们使用的“十八般武艺”,让罗福益看花了眼。演出之余,罗福益随部队文工团到各地院校、专业乐团学习,聆听国内有名的演奏家、作曲家教诲,认识到音乐世界的广阔。

永葆一颗追求音乐的心

为了提升自己,在书籍匮乏的年代,罗福益如饥似渴地从《解放军文艺》《人民军队报》等报刊中汲取知识。除了音乐理论,他也爱看散文、诗歌、小说,以此来开阔自己的眼界。

上世纪70年代末,部队兴起了“学雷锋树新风”活动。罗福益尝试谱了同名曲,被传唱一时。不久,歌曲还在兰州军区《人民军队报》登出,看到自己的作品变成铅字,罗福益兴奋得无以言表,愈加迷恋创作。

在罗福益看来,音乐离不开自己生存的土壤,接地气的作品才有生命力。“流传下来的金曲,无一不带有浓郁的民族色彩或地方色彩,所以进行创作必须要采风。”

自那时起,总能看见兰州军区的一个小战士挎着包、拿着小本行走在大西北。他住进蒙古包,听牧民唱放马牧羊的歌曲,收集大量民族民间音乐素材,创作出一件件“冒热气”的精品歌曲。

他创作的歌曲《芨芨草请你告诉我》在兰州中学生中流行一时,《骆驼行走在茫茫沙漠》在1985年获全军文艺汇演特别奖。

十几年军旅生活的积淀,为罗福益打下了坚实的音乐基础。

指挥家要有挑剔的耳朵

罗福益是达城少有的指挥家之一。“一名指挥就如同一个将军,乐器演奏者是麾下的千军万马。指挥者要对每名将才都了如指掌,同时还必须要有挑剔的耳朵,能在表演前的合奏中揪出错误。”罗福益说,一个完整的西洋管弦乐队或是民族管弦乐队,乐器种类超过三十种,指挥者除了要掌握每种乐器的表现色彩、音域音区、表现力、性能之外,还要记住每一个演奏者的特点和技法。

罗福益的指挥生涯是从在部队里抄总谱开始的。一本总谱有数千到上万个小节,包括各种乐器从旋律到和声的配置以及支声复调的走向。在抄写中,他对各种乐器有了全面认识。

在部队组建的单管编制的管弦乐队里,罗福益开始了指挥实践。他直言,初次指挥,能把各个声部和到一起就算不错了。“要将整个乐团统一在自己的意志下,对表演者的形体、手型、面部表情,甚至每个动作都需要万分精确的控制。”

表演中,指挥家需要一直站在台上,指挥一场一个半小时的音乐会,罗福益往往全身僵硬。而排练中,指挥家站的时间更长。“刚拿到乐谱的时候,乐手们对乐谱的理解不同,演奏出来的效果不一,各种乐器的配合就会十分混乱。从分部练习到合练,指挥家需要凭借自己的沟通语法,让乐团发出理想的乐音。”在这过程中,指挥家往往一站就是一整天。难度较大的作品,乐团则需要磨合数日。

挖掘地方特色音乐

1988年,罗福益转业到达州市文工团工作,成为一名文化工作者。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达城之春》到《梦里巴人》,从四川省第十届运动会到首届大巴山民歌会……这些影响达州的各种文化体育盛事,总少不了罗福益的身影。三十多年来,他创作的作品题材广泛,风格形式多样,有器乐、声乐、舞蹈、音乐剧、音乐诗画、广播剧等多种形式,荣获国家级奖、省级奖、群星奖、“五个一工程”奖、金盾文化艺术奖等多项大奖。

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近年来,达州提出建设全国巴文化高地,提升城市文化软实力,罗福益也把重心放在了钻研巴山民歌上。“作为一个音乐人,不立足本土文化,只追逐流行没有意义。”在他看来,巴文化要纵深发展,除了关注出土文物等物质文化外,同时还要重视研究精神文化。代代相传的巴山民歌,正是精神文化的体现。

“在《苏二姐》《康定情歌》这些闻名国内外的巴山民歌中,衬词极多,有的甚至占了歌词的五分之四。衬词与方言紧密结合,一般民歌中衬词大多是‘哟呵嘿哟’一类的语气助词,而巴山民歌则是把‘弯弯’‘溜溜’‘豆芽葱蒜叶’等这些生活化的语言融入其中,这说明生活在这一方土地的人民语言想象力和表达能力都很强。”罗福益说,

“真正原生态的巴山民歌的歌词内容,能够折射一个时代、一地人民的生存状态和精神面貌。如果有生之年,通过深入研究巴山民歌,为巴文化研究提供一些佐证,那也不算虚度此生。”


□达州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戴静文 文/图

 来源:达州日报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达州日报社党风廉政建设 举报电话:0818-2380088 邮箱:dzrbsjgjw@163.com 地址:达州市通川中路118号达州日报社412室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3 蜀ICP备13024881号-1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151号
达州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