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首页>> 美文 >> 

空巢

更新:2019-04-16 11:12:47       来源: 达州晚报 

分享到: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
作者:    编辑:庞岚月

□林佐成

“玉英,玉英……”男人压抑急切的声音,在深黑的夜里,是那样清晰而又缈远,刘玉英听得头皮一阵发麻。有福,回去吧,回去吧,我不会开门的。刘玉英用被子捂住头,双手使劲按着耳朵,心里一遍遍叫着。

“玉英,玉英,开门啦,我是有福!”刘玉英刚将被子裂开一丝缝,男人凄切的声音,狼嗥一样传来,跟着传来重物倒地的“咚”的一响。刘玉英头皮一紧,“有福,有福……”她低低地叫着,泪水顺了脸颊,无声地往下流,她抹一把眼泪梭下床,蹑手蹑脚靠近门。

朦胧的夜色中,有福如一尊菩萨,跪在门槛上,刘玉英心里倏地一紧,左手慢慢地,慢慢地,靠近门闩。不,不,不能开门!她痛苦地摇着头,左手轻轻一滑,落了下来。

有福,回去吧!回去吧!原谅我的狠心。刘玉英心里再一次呼唤着,她软软地趴在门缝边,泪水模糊了双眼。

刘玉英铁着心肠,躲避着有福,有福却如幽灵般,紧紧追随。

那是个上好天气,刘玉英提着一撮箕油菜苗,扛着锄头,去了下河的白岩洞。她麻利地在包产地里栽着油菜苗。小雨却淅淅沥沥地下起来,刘玉英勾头撅腚地忙着手上的活,没有理睬这雨。她想,秋天的雨还能成多大气候,谁知,几股冷风一吹,豆大的雨点,便劈头盖脸地落下来,噼里啪啦的雨点,斜划过刚栽的油菜苗,犹如一阵冰雹扫过,它们先前还硬撑着的身子,很快变得东倒西歪。无遮无拦的刘玉英,转眼变成落汤鸡,她伸直身子,抹把脸上的水珠,抬脚要往白岩洞跑,有福却如一截树桩,立在她眼前。刘玉英一惊,身子直往后退,有福一个箭步冲过去,顺手将早已准备好的斗笠,罩在她头上,跟着,扑通一下跪在女人面前。

“玉英,玉英,你别躲我,我给你当牛做马……”刘玉英一愣,挥手打掉斗笠,身子往后直退,有福便快速挪动跪着的双腿,在新翻的潮湿泥土上,车轮一样撵过去。眼看追上了,刘玉英脚下一滑,身子向后一仰,直往山崖下坠,有福一跃而起,一把抱住女人,将湿漉漉的女人,按在悬崖边,女人还是不管不顾地使命挣扎。

“玉英,你不要命了!”有福一声大喝,女人一下怔住了。她微微转过头,陡峭的悬崖下,浑浊的洪水,正在狭窄的石河里,横冲直撞,呼啸的水声,拍打着岩石,发出阵阵怒吼。女人猛然意识到了危险,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她一把抱住有福。

“有福,有福……”女人放肆地哭着,叫着,把男人抱得更紧。

“哟,瘸子,成天打扮得跟新郎倌似的,又去哪儿?”这天,有福提着空塑料桶,兴致勃勃地往刘玉英家走。冷不防,对眼牵着牛,从路旁的竹林里冒出来,他阴阳怪气地说完,一双贼眼,直往有福身上梭。

有福就像遭了电击般,杵在路上。“就这儿,就这儿!”好半天,他回过神,讪讪一笑,装模作样地几步跨到路边的水沟处,弯腰将桶往水凼里一按,提了半桶水,一踮一踮地往回走,心里却像装了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

“莫非,莫非……”想起对眼的贼眼,有福就感觉身子发虚,额头冒汗。他走得跌跌撞撞、泼泼洒洒,刚回到屋门前,便将水桶一墩,身子往地上一倒,有如虚脱般,瘫在阶沿上。

以后好些天,他就像遭了打击的孩子,闷声不响地憋在屋里,再也不敢去找刘玉英。他生怕自己的唐突,给女人,给自己,带来不幸,甚至灾难。

只可苦了刘玉英,一个人立在凛冽的寒风中,弓着身子,挖那铁砣一样沉的红苕,松树皮似的双手,冻得又红又肿,手指上开裂的伤口,就像一张张小孩的嘴。

刘玉英勾腰驼背地背着一筐红苕,汗涔涔地从大崖坪往下走,那满满一大筐,沉得犹如石头,压得她双腿打颤。

“玉英,玉英!”半路上,刘玉英刚将背篼停靠在石坎上歇气,桃桃空着背篼迎面上来了。她晃晃脑袋,热切地叫着刘玉英,向她招手。刘玉英一怔,松开背篼,桃桃的嘴已凑了过来。

“玉英啊,你要当心啰,瘸子……!”桃桃盯着刘玉英,将后半截话咽下了。刘玉英脸一红,她望着桃桃远去的背影,想起大院里一束束异样的眼光,心里忽地产生一丝莫名的恐慌。她气没歇足,便背着红苕,高一脚,低一脚地,往山下走。

贱狗挎着背包,喘着粗气,爬上宝塔梁,自家的小院,已清晰可辨。他望一眼四处裸露的黄土,埋头急匆匆地往前走。

“贱狗,你可回来了,这么冷的天,怎么不戴帽子?”刚刚走下石梯,牵着黄牛的老光棍对眼,裂着满嘴黄牙,朝他嘿嘿笑,贱狗瞟他一眼,不理,依旧大踏步往前走。

“走快点,别让那贼娃子跑了。”背后传来对眼快活的喊叫,贱狗听得耳朵发烧,他咚咚咚地往家跑。

有福挑完最后一担红苕,早已过了午饭时间,他揩着脸上的汗水,走进厨房,伸手抓了块酸萝卜,站在屋中央噗嗤噗嗤地嚼起来。刘玉英见状急忙生火煮饭,大半天的劳作两人都累得够呛,也饿得够呛。不一会儿,刘玉英将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桌,两个人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刘玉英刚刚洗好碗,只听木门哐当一响,贱狗愤怒着一张脸,闯了进来。正在猪圈里蹲厕所的有福,惊得一颤,他顾不得揩屁股,裤子往上一提,就势趴在旁边灰坑的竹条下。

“贱狗?你回来了?也不早些打个招呼。”刘玉英见了男人,半是惊喜半是责怪,她慌忙摘下布裙迎出去。

哼!男人重重地擤着鼻子,将挎包往地上一扔,睁着一双眼,往四下里瞅,并不理会女人递过来的笑脸。 (十)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151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达州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