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 >> 

□《荒唐!南岳镇74岁拾荒老人竟成“神医”》追踪

“瘫痪几十年能走上街了”谣言被戳穿

每张处方涨到百元 插队还要加钱

更新:2018-12-01 11:29:47       来源: 达州晚报 

分享到: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
编辑:尹可


11月27日本报报道了《荒唐!南岳镇74岁拾荒老人竟成“神医”》一事后,引起了网络的广泛转载和读者的强烈反响,一时间众说纷纭,有人为“神医”叫好,也有人质疑“神医”是否真实。为进一步查清事实真相,传递科学理性精神,11月29日上午,记者再次从达城出发,前往达川区南岳镇一探究竟。

开药方5元涨到100元

只问两个问题 啥病都看

记者到达后发现,刘大田之前行医的地方已经没有这位“神医”的身影,当地居民告诉记者,他已经回到了老家天宝村。随后,记者一路寻至天宝村。

当天上午,天下着小雨,但在刘大田家门前的院坝里,仍然站着20余名前来寻医问诊的患者,多是50岁以上的附近村民。刘大田的侄儿坐在一旁帮刘大田拿着“挂号单”,让患者依序排队。

“我有肺气肿、关节炎、风湿、脑壳痛。”“我有乙肝,医了几万了”……从村民那里,记者了解到,刘大田开药方的价格已经从最初的5元一张,涨到了100元一张。在开药方时,刘大田一般只会问两个问题:“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症状”,从接诊到开出药方,平均只要15分钟。记者在比对数张药方后发现,其中有多味药材反复出现,且有两位不同症状的病人,拿到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药方。

“23日下午,他侄儿把他从街上接回了村。之前还有人拿200、500元来看病,给多少他收多少。有时候有人急着走,想插队,还要加钱。”村民介绍道。

“他爸爸和我爷爷是两兄弟。我只是帮他拿号、维持秩序,钱他自己收,我还要贴钱管他三餐。”刘大田的侄儿说道,“每天早上5点出诊,要到下午6、7点才能结束。”

“瘫痪几十年能走上街了”

记者调查是假的

“有个老太婆,瘫痪了几十年,吃了他几副药就能走上街了,我们好多人都看到了”“那个时候他在流浪,有天晚上做梦,梦见一个白胡子老头托梦给他,说‘刘大田,你不要流浪了,你去给别人开药方’”“大竹县安吉乡有个得白血病的都被他医好了”……从南岳场镇到天宝村的路上,一些村民说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传闻。

为了核实“瘫痪几十年能走上街了”的传闻是否真实,记者从天宝村四村一路走到了一村,挨家挨户打听这位“瘫痪几十年的人”。但大多数村民表示,他们也是听别人说,并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家人。一筹莫展之时,一位大妈告诉记者,的确有这么一家人。“伍某某的老婆瘫痪几十年了,以前没见到她出门,后来突然能上街赶集了,结果赶完集后就不省人事了,现在送到省城去医治了。”

循着村民说的地址,记者来到了伍某某家,伍某某刚好在家。伍某某说:“我老伴叫杨春(化名),1947年出生,已经病了12年。之前,我让刘大田给她开了一张药方,她吃了两场(天宝村逢3、6、9日赶场,两场约6天)后,告诉我身上不怎么痛了。她还说很久没去赶集,想跟我一起去。赶集回来的当晚就不省人事,被送去了大树镇卫生院,一直住到28日才回来,现在她在休息。”伍某某说道。

“我给你看医院的病历,这是之前的病历,昨天的病历还在医院。”伍某某拿出了今年1月达川区人民医院给杨春开具的出院证明,出院诊断一项中写着“脑梗塞、高血压、高血脂、下呼吸道感染”。

记者问:“你去找刘大田开药方时怎么给他描述症状的呢?”

伍某某:“刘大田是几十年前的中医,我怕他听不懂脑梗塞、高血压,我说的是‘脚痛、膀子(手臂)痛、偏瘫’。我老伴之前也能在家里走一会儿,但是半边身子痛,脚没有力气,不想走。”

记:“你觉得你爱人为什么会突然不省人事呢?”

伍:“开始吃刘大田开的药后,她有两场没吃治脑梗塞的西药,我感觉就是这个原因。”

带着刘大田为杨春开具的药方,记者请教了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的专业医生:“以我十几年的行医经验来看,这张药方对治疗偏瘫应该没有效果。神医是不可能存在的,就算是国家级的医生也只能说擅长某一领域,而且有些慢性病很难被治愈。”

至于所谓的“白血病被医好”,天宝村村支书张洪解释道,大竹县安吉乡有个小孩的妈妈患白血病去世了,小孩胃口不好,刘大田给小孩开了开胃的药,不知道怎么就传成了“医好了白血病”。

傍晚7时许,刘大田开完了当天最后一份药方,步履蹒跚地走到旁边的桌上,把中午吃剩的饭端了过来,大衣下方一大片都是湿的,带着一股明显的异味。有村民说,他一整天都不上卫生间,直接尿在裤子里。

记者问:“爷爷,你为啥突然想到给大家开药方呢,真的有白胡子老头给你托梦吗?”

刘大田:“啷们?我想给大家开药方?他们鼓道(硬)要,我有啥法?那是神话,我不给你说神话,没有哪些事情,别乱说。”

“你相信就开,不相信就算了,他们要,我怎么办,别人自己来的,难道是我请来的吗?”

两张近乎一模一样的处方

后记


据了解,针对群众反映刘大田行医的情况,南岳镇政府已于11月19日将该情况上报了达川区卫计局等相关部门,经区卫生执法监督大队现场核实,刘大田无行医资质,为非法行医。针对部分群众误信谣言的情况,镇政府出台了三条措施:一是成立维稳组,对现场群众进行疏导劝离;二是将刘大田非法行医的行为在全镇公告,确保群众不信谣、传谣;三是告知辖区内所有诊所、药店、村卫生室不得为刘大田非法行医行为出售药物。政府还派出宣传车每天在刘大田家旁的公路上播放关于刘大田非法行医的公告。

南岳镇党委书记邓泽章告诉记者:“刘大田和他弟弟是五保户,两个人每个月的补贴将近1000元。他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前段时间在家里被火烧了,村干部轮流劝他们去补办身份证和银行卡,但他们不去。我们还多次劝他去养老院,但他不愿意去。针对(五保户)特困人员,政府可以一次性补贴2.2万(两人共4.4万)修房子,但需要先垫付,验收之后再发放补贴款,目前我们已经联系上他的堂哥,让他回来当刘大田两兄弟的监护人,以后也有人照顾他们。他们现在住的房子也是政府多次修葺的,家里电表、电灯都是政府安装的。”

达川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21日下达非法行医公告之后,大树卫计执法中队和南岳镇卫生工作人员每天都要到刘大田住处劝诫前来看病的村民。“上午在镇上看病,下午又转到村上,卫计局下达的取缔通知书根本不起作用。我们也没有权力限制刘大田的人身自由,只有劝诫村民,但村民对执法人员的态度非常反感,甚至还对我们进行人身攻击。”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已于23日将刘大田非法行医事件移送至公安机关,并且联系了达川区食药监局,禁止辖区内的医疗机构给不规范的处方拿药。

□本报记者 赵曼琪 田乙斯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151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达州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