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首页>> 美文

一部远逝的渠江风情画卷

——评“冰心散文奖”获奖作品《远去的野渡》

更新:2018-09-14 12:00:59 来源:达州日报 

分享到: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
编辑:尹可

 

跻身于浮躁的城市,坚持业余文学创作,四川达州作家蒋兴强数十年厚积而薄发:继2015年以《老家那盘青石碾》获得“第二届中国散文佳作”特等奖后,今年再以《远去的野渡》(下称《野渡》)荣获“第八届冰心散文奖”单篇奖。

最近,笔者有幸读到《野渡》,心一下宁静如水,情一下感同身受——乡村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物,仿若就在眼前。

题材独特:

选点精准切口小

时下的散文,大多是写乡村的消失、城市的旧事,或当下的纷繁,而蒋先生却借从小生活在河边、爷爷是船工的优势,以一个职业媒体人特有的敏锐眼光,凭着深厚的文字功底,独辟蹊径,选择不少作家陌生的水上题材,聚焦社会转型的码头变迁,讲述了渠江中下游一个叫观音溪的野渡和“我”及船工爷爷、两岸村民的故事,读后让人百感交集。

据悉,这个题材蒋先生原本是想写长篇小说的。“大材小用”写成散文,显然,已经深思熟虑:渡口的消失、码头的荒凉,是历史问题,也是社会问题;“消失”“荒凉”,只是一种表象,过去行船人的坦荡勤劳,码头、渡口沿袭几千年的善良义气,水上人的淳朴、两岸村民的亲和,已随岁月的流逝而蚀变——而这,才是作品真正想表达的!

水上文化历史悠久,江河沧桑巨变,作家为何偏偏以“野渡”为切入点?

选纤夫、长行驾船的艰辛危险,历代已有不少作品涉及;选现代飞艇的时髦、游轮的豪华或水畔城市的气派,游记类散文已泛滥过剩;选河流,写一个个闸坝、一座座电站,又与水上文化没甚关联。而野渡的前世,既是粮食、土特产走出山外的窗口,又是大城市和海外物资进入山乡的“中转站”。它是货船、渡船的驿站,更是水上讨生活的人寄放心灵的港湾;于官要商贾,亦是走向山外见识辽阔世界的起点。

显然,野渡,唯有野渡,才是长江、黄河等千百条江河、溪流的灵魂和缩影;也唯有野渡,才是大江大河醒目的符号与颓变的见证;也只有从野渡切入,才是最佳“点”。

主题深远:

总关风俗总关人

《野渡》不是纯粹的一事一忆,更不是浅显的童年趣事,它是作家以丰富的人生阅历经验、深厚的艺术学养垫底,站在文化、文学和一个优秀作家的职责高度,对一些历史问题、纷繁的社会现象,经过反复思索,建立在眷恋之上的多元追忆与多主题呼唤。

作品中有江河小溪的兴衰,亦有码头的悲欢;有社会的痛点,也有个人的心酸;有别人的恩怨,还有作者的爱恨。全文洋洋洒洒5500余字,到了结尾回首阑珊处,才发现《野渡》并非常见的“乡愁”作品,原来码头、渡口与两岸勤劳、善良、不畏艰险的民风,仁爱、义气、助人的民俗等等,都已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远去,那些传统的曾根植于人们心灵深处的亲近、和善也日渐丢失……

作家把江河、野渡、人事、乡村的命运巧妙地融为一体,写出了观音溪、渠江的前世今生,写出了过往行人、摆渡人、“我”、爷爷的命运。爷爷和“我”的人生,就是水上人的一部心酸史,一部江河风情的沉沦曲。换言之,就是对当下世风日下的批判,对淡漠了乡情、人性的警醒,是呼唤厚道善良、乐于助人、舍身救人的传统民风的回归。

作家不急不缓,袖里藏锦,以丰厚的底蕴、喷薄的才情、力透纸背的功底、僻崎而深入的思考,彰显了一个作家守望现实的情怀,而这恰是不少作家习惯于自我写作所缺少的。作家对社会问题和底层民众现状的关切,目光锐利、思考深远、感知深刻,而这对当下浮躁、喧嚣的文艺界来说,是极为稀缺而珍贵的,恰恰也是很多作家应认真修炼和不断历练的。

写法创新:

有“小说”的影子

散文中潜藏“故事味”和小说“影子”,一直是蒋先生倡导并已形成的一种创作风格。这,得益于他主攻中篇小说、散文两大文体。特别是在写广阔、博大、厚重的一类题材时,为了让散文多出点常见散文稀缺的艺术效果,让读者多读到点人物命运和社会现实,多感受到一些心灵深处的东西,他大胆尝试,不断创新,往往一起笔就与众不同,令人眼前一亮,比如《野渡》:

“清晨,还在朦朦胧胧的睡梦中,若依稀听到两声轻唤:‘过河,过河!’缓缓地,必定有一个软绵绵的声音:‘大河吗小河?’这一般是赶早场或去亲戚家帮忙的人;早饭后,听到有人大叫:‘过河—过河哟—’则大多有二三邻居同行,要去街上卖了鸡蛋鸭蛋称盐打油;夜深人静,忽闻悬崖上连声高喊:‘过河,过河!过河吔—’这时候,多半是家里有急事,应答也不同:‘来了!’接着就响起短促、有力的划桨声……”

在散文中,像这样把“故事味”和“细节”,写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蒋先生早已驾轻就熟。没有写过小说或不太爱看小说的散文作者,可能会认为这样的文字太“土”,缺乏散文的“诗意”。而我以为,在恰当的时候有点小说的“影子”甚或诗歌的“吟唱”,恰恰是一个优秀作家综合实力和匠心的表现。作家把自己从小熟悉的水上风俗人情、与民俗民风随着岁月渐渐丢失的遗憾,复原为强烈的画面呈现给读者,产生心灵和视觉的冲击力。从这一点不难看出,蒋先生对故土的那份眷恋和追忆,为散文最后一章呼唤纯朴民风与优良民俗的回归埋下了伏笔,不失为一位优秀作家的睿智练达。

疏密曲直:

个中窍门驾轻就熟

这里的“窍门”,与“死板”“耍滑”无关,它是指段落间转接的曲直和句子间的跳跃、节奏、用语的疏密等。其中的奥妙,全在“把握”。

比如段落间转接的曲直,《野渡》开头写到:“野渡,顾名思义,野外、偏远,人迹稀少的渡口。”接着仅用139字便交待清了野渡的环境、地貌和野渡名“观音溪”的来历。悄然间,水到渠成地进入正文:“观音溪,位于渠江流域中下游。岸边,常常停着一只芦苇篷小木船,一对桡子静静地横搁在云水间,映出悠悠的影子,像蜻蜓的翅膀……”

又比如,对句子间跳跃、节奏的把握:“掌舵的后家长,摇艄的前家长,岸上的首尾两名老纤夫,对(渠江、嘉陵江、长江)沿河两岸的水深水浅,哪里水下有暗礁?下几寸几尺,哪里是洄水、漩水?是倒流、泄流?都一清二楚。如在洪水天,顺流行船放筏,一日千里者,十之八九是有钱人请的高人掌舵,连船上一个小桡工,也艺高人胆大,水涨水降,河道详情,了如指掌。常常是外舵内舵,不敢有丝毫犹豫;满舵半舵,极讲分寸;急舵缓舵,全在掌握中。很多地方,都能听到船擦礁而过的‘噗噗’轻响,那是至高的境界,又是危险的信号……”

再看当“简“时,以叙抵达,明密暗疏:“(十多年后)码头上有人落水寻短,再没人主动援救。当年我们‘偷’青菜、豌豆尖的坡地、河坎,和夏夜歇凉那岩边‘咀咀’,早已蒿蓬丛生,无路可去了。静静的观音溪,还是宽宽坦坦,却没有了货船来往、渔歌声声……”最后作家以“野渡,故乡的野渡,在眼前一片模糊,遥远得恍若隔世”戛然而止。

像这些有诗歌般精炼,又有山水画、风俗画的文字,在《野渡》中不胜枚举,不难看出蒋先生创作态度的认真严谨。无论是他过去获奖的散文《老家那盘青石碾》《父亲学石匠》,还是其中篇小说《瓜客》《丢失》,以及代表他目前创作巅峰的50万字现实题材小说《楼蠹》,其每部作品,都是殚精竭虑、一丝不苟,都不难发现一个特点:当酣畅处出神入化,得惜墨时少一字不可。

总觉得,阅读他的作品,就是一次洗礼、一次对文字的朝拜。而蒋先生却说,这次获得“冰心散文奖”,只是他写作的一次测试,后边的路还很长。可见,“天不言自高,地不言自厚”,低着头的谷物才饱满,也兆示着明天的喜悦。

    □吴华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151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达州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