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达州天气预报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首页>> 美文 >> 

父亲的《参考消息》情结

更新:2018-02-02 10:42:26       来源: 达州日报 

分享到:
手机读报看新闻,下载掌上达州
编辑:尹可

好不容易说服父母,到我成都的新居,小住一段时间。父母一路上谈笑风生,到住处后,入座方定,父亲便急切地要我给他买一份《参考消息》。由于我也是“初来乍到、摸不到锅灶”,经多方打听,竟一无所获。父亲脸上写满了失望,感慨道:“成都还没有开江好!”他煎熬了两周后,便匆匆返回开江了。

父亲年近九旬,一生唯一爱好就是看报,又特别钟情于《参考消息》。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轰轰烈烈的“大跃进”黯然落幕,全民大办钢铁也画上了句号,父亲从新建铁厂转调到普安酒厂任会计(当时无厂长,会计是事实上的负责人)。在当地,具有初中文化的他,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知识分子了,父亲也因此有些自得。物以类聚,父亲和普安区委的唐能扬、税务所干部何志怀、邮电所所长于长田等人“气味”相投。在我的记忆里,每天下午或晚上,他们都要聚在一起高谈阔论一番。那时,不能妄谈国事,他们便埋头在报纸中挖掘信息,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以能吃透并准确复述报纸内容为荣。

政治挂帅是当时的主流,父亲努力争取到县糖酒公司领导同意,一个只有十几人的小酒厂,竟然订阅了《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四川日报》《参考消息》等几份报纸。特别是《参考消息》是所谓内部发行的刊物,寻常人哪里能得一见?换句话说,在普安镇这样的小地方,读《参考消息》就是有身份的象征。父亲当时只是二十四级干部(普安酒厂也仅此一名干部),所以,普安酒厂是没有资格订阅《参考消息》的。现在想来,估计是邮电所所长于长田想法变通解决的。

普安酒厂的工作时间集中在凌晨四点至中午十二点。下班后常见的情景是:午休后,一把藤椅,一大盅泡好的粗茶,一支点燃的黄金叶牌香烟,在和煦的阳光下,父亲优雅地翻动报纸,两三个小时的时光就悄悄地过去了。

那时,散布《参考消息》上刊登的内容,被视作“泄露机密”甚至“政治问题”来处理。父亲他们那个小圈子,闲聊时也是半吞半吐、点到为止,当然,其优越感溢于神色。随着我们几兄妹逐渐长大,能看报了,父亲则时时叮嘱:“切莫外传喔!”《参考消息》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也刻上了神秘的印记。记得那时,每当我与几个小伙伴在一起玩耍吹牛时,我把从《参考消息》上看到的只言片语在紧要关口抛出来,总是秒杀众人。

于是,爱读报蔚为家风。在父亲影响下,我们兄妹四人也养成了读报习惯,不过,后来我们阅读的范围更为宽泛,唯独大弟与父亲爱好略同,至今也只对《参考消息》情有独钟。

“文化大革命”停课“闹革命”期间,报纸自然成了刚读小学的我的课文。每天晚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父亲半闭着眼睛,坐在我身旁督促我诵读《人民日报》的长篇社论,不认识的字就问他。冗长的文字和枯燥的内容,使少小的我感到无比厌倦,我拉长了声调空泛地读着。有时我也耍小心眼,见父亲昏昏欲睡时,便只念开头一段,选读中间一段,再抑扬顿挫地读结尾段,末了,高声提醒父亲:“读完了!”父亲睁开眼睛:“好!可以睡觉了。”我好不欢喜。奇怪的是,我的这些小动作,他竟然一次都没有发现。不过日积月累被迫读报,也让我认识了不少字,慢慢地可以通读大多数文章了。

我当兵退伍时,按照县政府当时对口安排的政策,我应该被安排到回龙机械化酒厂工作,时任商业局局长巩顺元,在我小时候曾多次到普安酒厂检查工作,对我少小能读报有所耳闻,因此,点名把我分配到了对文化素质要求较高的五金公司工作,这也是无心之得吧。

上世纪七十年代,《参考消息》逐步扩大到基层;八十年代,《参考消息》摆上了报摊,人们已经能够自由订阅了。这时,父亲终于可以就着午后的阳光,正大光明地读《参考消息》了。每当夏季,人们在厂区的晾堂乘凉时,父亲自然是谈话的中心,兴致高时,会对工人们海吹一通报纸上看来的国际见闻,引发听众无限遐想。

改革开放以后,报纸多了,《参考消息》不再是获取国际新闻的唯一渠道。《环球》《世界知识》等报刊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参考消息》的唯一性、垄断性、神秘性逐渐丧失。但父亲固守成趣,《参考消息》仍是他唯一最爱。退休后,他自费订阅《参考消息》,三十余年从不间断。因为,阅读《参考消息》代表一种政治身份和社会地位的观念,已经扎根在他心灵深处。

看报是父亲生活中的组成部分。尽管高龄的父亲现在行动有些迟缓,但是,自己步行去报亭买《参考消息》,依然是一天最重要的事情,而且必须要亲自去买方才称心。我回家看望他时,他仍然要和我讨论一下天下大事。

无论阴晴,每天上午十时左右,开江城区五路口车水马龙,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坚定地穿过马路走向对面的报亭——他,就是我父亲!

    □冉文波
达州日报社概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COPYRIGHT @ COPY 2013-2020 BY WWW.DZR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1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151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达州日报社